-想了想还是把段子写了吧……毕竟下一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走心真累

-这个也算是还债,因为腿老师今天又写了HE~答应她写就还一篇的我真是痛并快乐着

-依然吸血鬼GG和巫师PG,算是上一篇的一个插花。

关于GG是怎么从野生变家养的


“今天又有人报案说发现了一具被烧焦的尸体。”Graves一脸严肃地反手关上书房门,“你最好告诉我这跟你无关。”

“麻瓜警局的事你也管?”Grindelwald双脚交叉搭在书桌边沿,舌尖自下而上滑过黑色长指甲,“我再三检查过那人没魔力才动的手。”

“这不是巫师或者麻鸡的问题!”Graves烦躁地一抓额发,“那是条人命!活生生的人命!”

“那又怎样呢,Percy?我也不想给你添麻烦,但我以此为生啊亲爱的。”Grindelwald放下双脚,十指交叉撑住下巴,“这不像你们巫师跟麻瓜老死不相往来就能解决一样,我——我们,跟人类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你吃猪排的时候会为那头猪默哀吗?”

Graves颓然坐进椅子里,不语。

“早在认识我那天你就该想到的。”Grindelwald换个更放松的姿势,“嘿,别那种表情,为了你我已经尽力在克制了。”

“我可一点都不想说谢谢。”

“我也没指望。哦,我都能猜到你要说什么。”Grindelwald竖起一根食指摇摇,“不,我不会去喝动物血的,就算狮子也不行。你有了一酒柜的顶级红酒还会想喝醋么?”

“但你一定要杀死他们吗?”Graves狠狠一拍扶手,“你说了只要不接受你的血就不会转变!为什么不在失血而亡之前停下?”

“首先这很难。其次——”吸血鬼按住太阳穴,脸色不太好,“如果被我吸血的对象还活着,我会……受到一些影响。”

Graves挑眉:“哦?”

Grindelwald连做了两个深呼吸,虽然他完全不需要氧气:“就是,类似于……迷情剂。”

Graves的眉梢像是坐上了过山车,飞入鬓角又缓缓落回来,蜜糖色的眸子里缓缓浮起一种混杂着“恍然大悟”和“若有所思”的情绪。

“吸了血就会产生迷恋情绪?对巫师,麻鸡,甚至——狮子?”

Grindelwald沉着脸:“你脑子里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只是在想,既然陌生人不可以,那么——”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搭上领带结,缓缓向左右一扯。

“——我呢?”

  55 16
评论(16)
热度(55)

© 蓝色梦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