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车时间随手摸个段子。
腌透腿老师计划今日任务达成。 @。La

“我讨厌——这个!”Grindelwald用力戳下一个句号,“案件处理报告直接写起因过程结果就好了,为什么非得问这个好问那个好结尾还要感谢一大群人指导?他们根本连这个案子怎么回事都不知道!这些不能省略么?”
“不能,因为这是固定格式。”Graves从报纸上方看他一眼,“而且我提醒你注意一下拼写,美式英语和英式英语还是不同的,你这个月已经写错了license三次。”
“Percy你讲讲道理,这些官僚主义作风的东西你已经很熟练了,为什么一定要我来?”
“哦,Gellert,你才该讲讲道理。”Graves抖一抖手里的报纸,“会议是你去开的,现场是你去看的,要我写能写出什么来?”
“我堂堂一代革命家是用来给你写报告的?”
“没有什么人是不能用来给我写报告的。”
Grindelwald眯起眼睛,Graves挑一挑眉。两人对视五秒,Grindelward双手捂住胸口。
“Percy你不能这样,你明明说过我是独一无二的。”
“啊,你确实是唯一的。”Graves放下报纸施施然起身,单手撑着桌面俯身,“唯一一个——能用报告从我这里换到吻的人。”
“唔……小狐狸……”
“……大尾巴狼。”

  95 18
评论(18)
热度(95)

© 蓝色梦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