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A Doer Than A Talker

-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伟大的计划,要用糖把腿老师 @。La 腌透。

虽然不太可能。

-现代无魔法AU,黑帮大佬 Gellert Grindelwald X 警察 Percival Graves

-虽然设定很相爱相杀但实际是个傻白甜,灰部长预警。




Graves打开自己公寓大门的时候,沙发上已经躺了一个人。

“又加班么,Percy?你们刑警的生活可真不规律。”

“既然知道,就别给我增加工作量好么?”Graves反手关上门锁好,脱下大衣,“我今天一整个下午都用来处理你的手下和俄国人的街头斗殴了,Gellert。”

“天地良心,是那群无礼的斯拉夫人先动手的。”纽约最大黑帮的掌权人摊摊手,“如果我的人没有及时赶到,那些四肢发达的棒槌就要把俱乐部拆了,到时候社会治安案件变成纵火案,你今晚别想离开警局。”

“所以我还得说谢谢是吗?”Graves挑眉,不客气地夺过对方手里酒杯喝了一口。

“哦,不客气,亲爱的,这是我应该做的。”金发男人抛了个媚眼,“以及我发现你真是很喜欢我用过的东西,连杯酒都要抢。”

“是是是你魅力非凡,碰过的东西都散发香气。”Graves仰头一饮而尽,“现在可以把你尊贵的臀部从沙发上抬起来移到餐厅了吗?披萨要冷了。”

“每次都是外卖食品,你就不能让我感受一下家庭生活的温暖吗?”

“可以,下次你做饭。”

“Percy,我会把厨房炸了的。”

“只要你把它重新装修好,炸多少次都请便。”Graves回头,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毕竟,你上个月那批伯莱塔的利润足够把这里翻新三遍,不是吗?”


每到Grindelwald留宿的夜晚,Graves都会庆幸当初选择了最大号的床。

虽然偶尔依然不够用。

“明天请个假,嗯?”中场休息时间,Grindelwald低头在身下人颈侧吮出一个暗红印记。

“我说了多少次,痕迹不要留在衣服挡不住的地方。”Graves指节不轻不重敲在那颗金发脑袋上,“不行,爱尔兰黑帮最近很不消停,整个重案组都在加班,我身为组长必须在场。”

“碍事。”Grindelwald咕哝,“下次找个借口推平好了。”

“Grindelwald!”

“好好好我知道,非必要不主动挑起争斗。”“真是没见过比我更束手束脚的帮派首领了,有你管着,黑警能干的坏事都比我多。”

“哦得了吧Gellert,当初可是你主动找上了我,为了你的一整集装箱威士忌。现在整个纽约还有比你走私更顺利的吗?”

“我那是觊觎你的美色,随便找个借口接近你!”Grindelwald一脸忿忿,“结果我现在不仅成了你的线人,还得给你暖床,原来刑警是这样一个一本万利的职业?”

“我们的约定明明是我帮助你成为纽约地下世界的规则制定者和掌权人,而你为我提供必要的便利。”Graves一本正经,“我们互惠互利。”

“啧,我真是喜欢你这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Grindelwald坏心地动了动腰,如愿收获一声惊喘,“想一想你那些下属,Percy,尤其是那个短发姑娘——是叫Tina?天真可爱,雄心壮志要消灭纽约所有的帮派。想想如果她知道她最尊敬的长官跟帮派头目滚到了一张床上——”

Graves食指按到对方唇上,轻轻叹了口气:“纽约太大,太复杂,只靠警察的力量远远无法维持安定。”“我早就过了非黑即白的年纪,Gellert,你是了解我的。为了达到目的,我不介意采用一些不那么光彩的手段。”

“这是我喜欢你的原因之一,Percy。”他们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你永远那么聪明。”

“那么我亲爱的线人先生,你没有什么信息要提供给我吗?”

“我早晚要把你干到完全忘了工作这回事。”Grindelwald嘟囔,“俄国人从他们的祖国弄来了一批可卡因,至少一百公斤,藏在伏特加箱子的夹层里,三天后到纽约港。”

“你尽可以试试。”Graves挑挑眉,“消息可靠?”

“你以为今天下午那一架是吃饱了撑的吗?”Grindelwald张嘴咬在上下移动的喉结上。

“哦天哪,这可真是个好消息,俄罗斯人近几个月没少惹事生非,我想收拾他们很久了。这次可算是他们撞在枪口上——”

Grindelwald盯着一谈到工作就眉飞色舞的黑发男人,和他眼里的光彩,用力吞咽一下。

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他为了某件事全心投入的样子——

性感极了。


“所以,我难道不该得到些奖励吗,Percy?”

Graves舔舔下唇:“当然,一份枫糖松饼够吗?”

“虽然我确实热爱甜食但——你也太敷衍了。”Grindelwald低头在锁骨上啃一口。

“那再加一个吻?”

“还差得远呢。”Grindelwald佯作思考,“至少还要再加一个你。”

Graves假意叹气:“可我早就是你的了,不是吗?”

两人鼻尖相对,深深看进对方的眼睛里,然后同时笑出声。

“Percy,Percy。”Grindelwald摇头,“在说情话这件事上我总是输给你。”

Graves捧着情人的脸印下一个吻。

“不过好在,这也许是唯一一个我不用争强好胜的地方。”Grindelwald意犹未尽舔过上唇,“你知道,我一直,是个行动派。”


夜还很长呢。

  129 31
评论(31)
热度(129)

© 蓝色梦境 | Powered by LOFTER